增长近10倍;2012年
2020-11-27 22:3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陈怡还与谭睿合谋,将保险公司的20年期寿险产品虚构成年收益10%左右的1年至3年期保险理财产品,骗取投资人资金,并将骗得的资金谎称为泛鑫保险代理销售的20年寿险产品的保费,通过保险公司手续费返还的方式套现。

江杰说,知道实情后,自己立即召开了会议,要求停止公司所有的理财业务。江杰同时表示,泛鑫理财业务是他进公司前一直有的,他除工资外从没拿过其中的任何利润。

不过公诉人指出,江杰有着30年的保险从业经历,却为何对泛鑫公司超乎寻常的业绩没有产生疑问。该案将择日宣判。

实际上,去年8月份跑路时,市场多以上海泛鑫保险实际控制人来定义陈怡,并不清楚陈怡同时在浙江还有两家公司。

公诉人指控,陈怡、江杰在2010年1月至2012年12月期间,代理了昆仑保险、阳光人寿等六家保险公司的业务,采取长险短做的形式,把20年期的寿险包装成1到3年期,年收益率10%的理财产品,通过招聘400多名保险代理人,在江浙沪向4400多名客户推销,收取保费13亿多元,套取10亿多元,造成3000余人损失8亿元。

于是,谭某和陈怡开始在暗地里操作不合法的业务,将20年期的保险长险短做,拆分成1-3年的理财产品卖给客户。

江杰原是光大永明人寿分管中介的总经理助理及光大永明浙江分公司负责人,2012年陈怡花重金聘请其做公司的高级顾问,和陈怡一起负责财务事宜。

陈怡表示,长险短做的方式是当初的合伙人谭某做的决定,她只是听说,但并不直接了解,谭某表示可以通过这些资金做其他业务获取利益,但她本人一直希望通过表面优秀的业绩来吸引风投。

在跑路近1年之后,曾经引爆保险市场的美女高管陈怡跑路案,近日在上海一中院开庭受审,详细案情也随之浮出水面。

根据起诉书,2010年1月至2012年12月,陈怡分别伙同被告人江杰和谭睿(另案处理)以挂靠、收购等方式先后实际控制了泛鑫保险、浙江永力保险代理有限公司湖州分公司和杭州中海盛邦保险代理有限公司。

2013年7月28日,陈怡、江杰在将4999.8万港元转至香港后,携带83万余欧元等巨额现金和首饰、奢侈品等财物潜逃境外。

2010年泛鑫保费收入1500余万元;2011年这一数字就达到1.5亿元,增长近10倍;2012年,公司代理新单保费达到4.8亿元,同比增长超200%。

2010年2月至2013年7月,陈怡、江杰先后以泛鑫保险、浙江永力和中海盛邦名义,与昆仑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和浙江分公司、幸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和浙江分公司等多家保险公司签订了销售保险产品的代理协议,并招聘400多名保险代理人在江、浙、沪等地向4433人推销上述虚假的保险理财产品计人民币13亿余元,并利用上述手续费返还方式套取资金10亿余元;至案发,造成3000多名被害人实际损失8亿余元。

值得一提的是,1979年出生的陈怡2001年大专毕业,2003年开始保险销售,2010年担任泛鑫保险总经理。2009年,陈怡和其他5人组成创业团队加盟泛鑫保代,这家公司从此进入保费规模迅速膨胀的时代。

陈怡表示,只有投保的第一年保险公司才会给这么高的佣金,20年期的保险可以拿到的全部佣金不到两万,保险公司赚的是长期的钱。

在法庭上,陈怡、江杰对起诉书陈述的事实没有异议,但对集资诈骗罪的罪名不认可,陈怡认为自己的行为属于职务侵占罪。同案被告人江杰认为罪名的指控与事实不相符。

2012年6月之后,泛鑫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改革,公司支付20%的佣金给代理人,并承担支付客户本金的职责,代理人只需支付客户的利息。也是从改革之后,公司所有的收入都交给了陈怡。陈怡的9张银行卡中,进出资金总额达到7.7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庭审中陈怡表示江杰对公司长险短做的业务并不知情,泛鑫公司给予江杰100万元年薪,是希望他将公司拉上正轨,并能引入风投。陈怡在法庭上还表示,江杰对于公司的实际运营情况以及公司销售了巨额虚假保险理财产品的事情并不知情。直到2013年6月,在无法隐瞒的情况下,江杰才知道公司销售虚假保险理财产品的事情。

2013年6月,资金链断裂,公司账面上出现了六七千万的漏洞,陈怡开始准备出逃。陈怡通过套现,带走泛鑫公司5000余万元。并通过地下钱庄,将钱转入江杰在境外开设的账户。

法庭不但披露了陈怡在代理保险中长险短做的操作方式,还首次披露了陈怡实际控制了浙江两保险代理公司,使得该案影响范围扩展至江浙沪。

两人带走了泛鑫公司账户上5000多万元资产,此时,泛鑫公司共支付本息3亿多元,需要支付给客户的到期本息已达七八千万元。

与之一起受审的还有上海保险中介巨头泛鑫保险代理公司的顾问江杰。

2013年6月,她发现公司的情况已经无法挽回,于是决定外逃,并与男友江杰一起经香港离境。

成立于2007年的上海泛鑫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当时只是一家只代理财险业务的小公司,自2010年开始主营个人寿险代理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一百余名“泛鑫案”受害者,通过律师代理集体诉讼的方式,已获得相关保险公司的全额或90%额度的赔偿。其中,保险合同上非本人签名,均获100%的损失赔偿;保险合同是本人签名的客户,获90%的赔偿。

客户由代理人直接寻找,大多都是代理人的亲戚朋友,代理人与客户在销售过程中达成口头或书面协议。

保监会数据显示,2014年1季度,保险中介机构“瘦身”,同比减少33家。

陈怡跑路事件发生后,在保险业内引起了巨大反响。为此,多地保监部门已将2014年定为保险中介业务“整顿及规范年”。

而自2012年下半年以来,保监会宣布暂停审批区域性保险中介机构和注册资本金不足5000万元的保险中介机构,在这一政策影响下,保险中介机构总数有所减少,新增机构则以全国性的大中介公司和中介集团为主。

在今年4月召开的“全国保险中介监管暨中介市场清理整顿会议”上,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要求此次全面清理“不走过场,不留死角”。

陈怡在庭上承认,介绍客户1万元的保费,泛鑫可以拿到110%的佣金,也就是1.1万元。

江杰辩称,自己有多年的行业经验,如果可以预见到公司资金会断裂,不会加入泛鑫。“我一直在做上市的规划,如果知道是这种模式,我也不会花费这么长时间做无用功。”

据悉,泛鑫作为保险代理公司,主要通过帮助保险公司卖保险来收取佣金。

2012年6月之前,泛鑫将投保费的70%-80%给予代理人,但是其需要承担到期支付客户本息的职责,所以只有找到更多的客户才能完成任务。当发生代理人离职或没有新的保单时,亏损直接转嫁给了公司。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118tuku.net.cn最好信誉赌场/最好信誉赌场/澳门威利斯/手机彩票合法吗版权所有